我想在规则中仰泳

在律师界打滚了近十年的律师,经常会被当事人问起这么一句话“这案件你能担保赢吗?”律师的官方回答通常都是“不能,但是……”。其实每个律师发梦都想自己每个案件都能赢。但是,为什么现实中,律师对于案件的输赢却不太敢保证呢?!除了规定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法律规则的模糊”。何以理解?我国不是判例法国家,每个案件无需找到先例去遵循,法官会说“根据每个案件的具体证据具体认定”。同类型的案件,即使律师上一次赢了,这次律师也还是不敢担保100%赢。正因为如此,导致了社会(包括律师)其实也并不太懂法官的判案逻辑,判决并没有给人一种精准的可预测性。

作为律师,我们忧虑法律规则的模糊性会导致客户的合同利益得不到切实的保障,因此,我们总是希望协助客户将合同定得再精准些,也就是说,公司之间的合作规则越精准越具有执行性越好。但是,也有事与愿违的时候,在为客户写合同时,有客户会对我们说,“律师,合同不要写得太清楚,模糊点,有灵活的余地。”甚至,在起草产品/服务的交付条款时,我们问客户“你们公司的交付标准是什么?”他们一脸茫然,就叫我们写“按照相关标准”,即使并不存在所谓的相关标准。这样好吗!请原谅我们实在不敢苟同。

我们在想,其实,大家是知道规则(包括法律)都存在模糊性的,而且大家也并不是特别在意规则的模糊。反而大家盘算的是自己能否在模糊的规则中得到特权,得到主动权。

而事实上,是否每个商人都能在模糊的规则中得到主动权呢?直到有一个做软件外包的客户对我们说:“律师,麻烦你们将合同写得清楚点,特别是我们产品的交付标准。”而且,这客户确实花了不少时间和我们梳理了他公司软件的交付标准。事后,他才告诉我们个中缘由“以前以为订合同模糊点对自己有利,后来,公司业务做起来的时候,发现经常遇到拖欠款项的客户,还理直气壮拿起合同和我们扯皮。”这让我们想起了洛威尔说过的一句话“一次痛苦的经验抵得上千百次的告诫。”

当客户注重规则确定性时,也会遇到不理解的时候,有些强势的甲方会大骂“就你们最麻烦,改来改去还不签约。”我们会冷静地解释,“请理解,不是因为我们麻烦,而是因为我们真的尊重与您的合作,不想违约。试想一下,如果有些条款明显不合理或者乙方根本没法做到的,连看都不看就签下去,到后来不是违约就是无限地扯皮条了。”甲方听到哈哈大笑起来,“好吧。”

很多客户见到我们的时候都会说“你们这个团队是不像律师的律师”,“你们团队挺具有亲和力的,与我想象的律师形象不同。”我们都认为是一种褒扬。律师协助客户起草合同的时候,是“最大限度地保护客户的合法利益”。那么,如何理解这句话?是全然不顾对方的利益,只顾自己的利益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还见过有意向的合作最后给律师谈崩了,理由很简单,太霸王了。商人是很聪明的,如果他觉得无法合作的,他还会让律师出面去谈细节吗!既然找到律师,其实他们是希望能够最终达成合作的,而律师此时的作用是告诉客户合同陷阱,为客户制定出甲乙方都能接受的合同。签约,大家都很愉悦地履行合同,这才是最大限度地保护客户的合法利益。

近年来,特别是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商人们的规则意识越来越强烈,因为他们都想和懂规则的人玩,都希望在规则中健康发展自己的产业。也正因为此,2014年,我们成立了项目组,取名为“悦合同”,寓意是,为客户们把关合同,愉悦合作!

我想在规则中仰泳,也愿意协助您在规则中仰泳!


悦合同
创始人 杨春雁
2016年8月2日

微信客服1
微信扫码咨询
请备注“合同服务
×